11月8日,自称“国内高空极限挑战第一人”的吴咏宁失手坠亡。如未发生意外,吴咏宁即将去女友家送彩礼。

不少网友在同情之余,也觉得吴咏宁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,极限运动太危险,谁都不应该尝试。

“极限第一人”悲剧落幕: 红于高楼, 死于直播-流量池

吴咏宁坠亡的背后,是全球“自拍死”人数不断增加。

在直播平台拥有数十万粉丝的吴咏宁,他的的攀爬够刺激——楼很高,动作够大,还不用保护措施。他的同伴童虎都看不下去了,劝他使用专业装备保证安全,但被吴咏宁拒绝,结果几天之后惨剧发生。

“极限第一人”悲剧落幕: 红于高楼, 死于直播-流量池

全球“自拍死”(selfie deaths)的人数不断增加,吴咏宁坠亡也只是其中一个。

2016年,美国卡内基美隆大学赫曼克·拉姆巴博士的一项研究表明,2014年有15人死于自拍,2015年是39人,2016年前8个月就有高达73人死于自拍,而“自拍死”的一个常见原因就是从高处坠落

“极限第一人”悲剧落幕: 红于高楼, 死于直播-流量池

▋很多人都喜欢在危险的高处自拍

为何人们会站到极高处,冒着生命危险自拍?

心理学家认为,这些人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成就,向世界证明自己迈进了一段无人或很少有人进入的历程。在社交媒体发达的今天,越危险的自拍越容易引起轰动,获得更多的点赞和关注。

2015年,俄罗斯“蜘蛛侠”吉利尔·奥勒什金在一处高楼自拍时,不慎坠亡。他生前也不愿戴任何保护措施——“戴着保护措施,没人觉得你是在用生命冒险”

“极限第一人”悲剧落幕: 红于高楼, 死于直播-流量池

▋吉利尔·奥勒什金(Kirill Oreshkin)在一处高楼自拍时,不慎摔落当场死亡。

除了心理上的满足,国内火爆的直播APP也推着吴咏宁往前走。据报道,吴咏宁家境不好,“十多岁就出来工作,在剧组做武替演员受尽磨难,工资还少得可怜”。

现在他有了女朋友,成家需要钱,还还要给母亲治病,而国内的直播平台会给“优质视频补贴,成了达人还有粉丝的打赏,这一切都让吴咏宁愿意铤而走险。

“极限第一人”悲剧落幕: 红于高楼, 死于直播-流量池

真正的极限运动,没想象的那么危险。

不“玩命”的极限运动,还算极限运动吗?当然算。全球知名极限运动赛事FISE场地设计师帕斯卡表示:

极限运动不是为了故意放大风险,恰恰相反,是控制身体的艺术,通过这种控制和训练,最终使人受伤的风险变得更小。”

从这个角度看,吴咏宁攀爬高楼的行为,反而很难称得上是真正的极限运动。中国极限运动协会列出极限运动如下:

“极限第一人”悲剧落幕: 红于高楼, 死于直播-流量池

极限运动虽有危险,但转变观念,自愿戴上保护设施,就能降低爬高楼自拍者的风险。很多人都喜欢追求刺激,但忘了生命根本无法承这个过程中带来的一丝差错。

本文由woxiangcaifu投稿,不代表 Liuliangchi.Com 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